飞云备羽

唯篮球与物理不可放弃!

来自 @迁辻 迁迁的问卷(虽说觉得自己愧对文手俩字但是还是填吧)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它的由来)

飞云备羽。

在我还是个小娃子沉迷于三国赵云的时候,玩儿贴吧用的名,名字挺好听的就一直用着了。

最初想叫“备羽飞云”取刘关张赵的顺序,然而当时那个贴吧号已经有人了,so颠倒了个顺序。

比较懒所以起名字一直是围绕着真名和飞云备羽这个名儿起,要是谁哪一天在哪里看见了飞云备羽的话,没准就是我。

02.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初一吧......

写一些很黑很黑的历史,前两天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了以前写东西...

鉴于没有我最喜欢的尉迟大人的周边,所以只好出此下策了,毕竟前大理寺卿也是大理寺卿
原图呢,是不存在的;碎花床单呢,是见不得人的
总感觉尉迟手里那个香球在唐朝的话很有可能里面是真的塞了香丸,毕竟总感觉尉迟大人有可能是个很精致的男孩子……然后就觉得吧……啊……太苏了😂

狄仁杰系列电影混剪,狄尉沙三人组,bgm名苍天泪,听名字就......呃......不是he

每逢假期必摸鱼系列~

剪了一天多,改了三版,最终版终于被哔哩哔哩审完了


《全职高手》中一叶之秋、君莫笑的战斗画面混剪,稍稍有那么一点故事情节在里面。很努力的卡拍子也不知道卡没卡住......

第一次剪这种超级激动~bgm叫Bright Like Stars~

【三国同人】夜深沉

我做了一个噩梦,梦里的天阴沉着,很是压抑,风很大。那个人在乱军中厮杀,胸前忽地绽开了一朵血花。我猛地坐起,时间尚早,仿佛自己还未睡下就已惊醒,外面的风声很大,就像梦里一样。

梦里的那个人,我认识他,已经好久好久了吧。可是尽管如此,我和他在刚见面的时候,都很难算得上是少年郎了。

初次见面的时候我们还在荆州,那个时候大家还在叫先帝“主公”。听人们说主公帐下除了二将军三将军外还有一员猛将姓赵。见到主公的那一天我也同时见到了二将军三将军,两位将军虽是桀骜但是不难看出他们是真的忠心于主公。至于那位那时候还算不了将军的赵将军,则是一小段时间后才见的面,听说他一直在忙军务。总之刚一见面的时候那个人笑的一...

【冬巡AU】金刚先生的研究室(五)

(发现一直在吃吃吃,果然是因为我是个吃货吗。每次组会还有聊天都在饭店里或是食堂里,我的锅我的锅)

(五)

后来法斯慢慢的融到了这个研究室里,偶尔也会和其他同学一起约个饭尬个聊,长了一岁后慢慢的也有了一点点师姐的样子。那天法斯和几个前辈还有锆石一起聊了天,黄钻聊这些年研究室里的变化,从毕业了的辰砂师姐聊到了刚升二年级的的法斯。波尔茨突然来了一句“法斯现在比那时候强多了,那时候总觉得有点没融进来似的。”

安特库挠了挠头发加了一句:“我记得你当时好像还哭过。”

拿吸管搅着奶茶里的珍珠的戴亚停下了动作:“所以法斯当时是怎么了?”

“哎呀不要这样啦,好丢脸的。”法斯迅速的用手把脸捂住只剩了一圈...

【冬巡AU】金刚先生的研究室(四)

好像有点过于富有本专业特色了,下一节改2333

(四)

安特库是法斯的领队,也是这次的研讨的评委之一,经常会在群里发一些注意事项,强调了好几遍一定要早点睡。那天晚上七八点钟法斯睡醒之后还看了一看自己做过的文档,在心里默念了一遍测了一下时间,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安特库在研究室大群里发了个红包接了一条该睡了,法斯暗搓搓的领了个红包然后钻回被窝里开始迷迷瞪瞪。

法斯的汇报很顺利,除了她早上来的太急忘记了关共享单车的锁被吞掉了四块钱。一直在担心讲不够时长的她还微微超了点时,后面那个刚刚加上的部分甚至没有来得及展示出来。十分满分综评7.6,在前辈给了一个六分的情况下,其实还挺好的。

准备的乱七八糟,...

【冬巡AU】金刚先生的研究室(三)

只是很想证明即便是没有痛彻心扉的失去,小孩子也会慢慢变强的...

(三)

从没有人问过法斯的研讨课选题选了什么,问了也没用因为她也不知道。第一学期主攻的是力学,原则上是力学研讨但是也不一定要讲力学,比如说锆石计划讲一下他和黄钻的研究,金刚老师当然同意了。

没有思路的人的题目都是抽的,法斯抽到了扭转陀螺,光是看描述就看得一脸懵逼——将轮子的轴固定在一条垂直的具有一定抗扭型的细绳上,扭曲细线,旋转轮子,并释放,研究此系统的运动状态。怎么扭曲?转着扭曲还是还是弯着扭曲?扭曲什么?绷直了的还是松弛着的绳子?怎么转轮子?绕着轴转还是绕着悬挂点转?轮子怎么挂?挂在轴上还是挂在那里?等等具有一定的抗扭...

【冬巡AU】金刚先生的研究室(二)

emmmmmm好像除了留下了硬度这个设定之外也没有太多东西,基本上和活人无差别吧,饭还是得吃的不然多没意思,此硬度非彼硬度啦,要不然实验室里俩人一碰就碎多尴尬,大概大概只是代表学物理的天赋吧(捂脸)千万别怼我......(我保证不是be)

(二)

就这样法斯终于找到了愿意收留她的实验小组,可喜可贺。初来乍到法斯充分发挥了她那实验黑洞的威力,第一天制造了小爆炸,第三天设错了初始值,第七天一不小心删除了存放表格的文件夹,第十一天实验进行到90%时法斯误以为可以收工了拆掉了器材......第十四天实验开始前,安特库决定与法斯进行一次严肃的谈话。

“那个,法斯法菲莱特......”

“对不起前...

【冬巡AU】金刚先生的研究室(一)

原作过于扎心以至于心里难受,码一个脱离原作的AU抚慰下我受伤的心灵,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真是巧了,天知道写几次能写完,而且貌似AU大发了A出来了ooc,应该能保证不会坑,不会刀,那先就开始吧。哦对了为了让这个学校稍微正常点,设定上有男有女,请不要怼我[捂脸]

(一)

    硬度之于宝石人来讲是什么,法斯说不太清楚,也许就像身高之于篮球运动员,高考成绩之于将要入学的考生,属于生死攸关的因素吧。
    法斯的硬度只有3.5,是金刚老师的研究室里的新生,学业踉踉跄跄,她把这归结于他那小的可怜的硬度即“某些不可抗...

【冬巡组】梦

短得要命的一个小故事

(一)

法斯很喜欢冬眠,一是因为冬眠室软软的睡着比寝室舒服很多,每年法斯醒来时都会发现,自己处于大量的寝具中间,舒服的很,他认为那些都是同伴们堆放的寝具,毕竟自己是最晚醒来的那一个。二是冬眠的时候会做很多美妙的梦:梦里他会和大家并肩作战而不是拖大家的后腿,还有春天的花、夏天的雨、秋天的叶和冬天的雪。说起来每年都睡得最早醒的最晚的法斯几乎没有看见过雪,但这并不妨碍法斯在自己创造出的冬天里撒欢,法斯的梦里有着冰雪一般的精灵,洁白的衣服银白的发,总会把跑累的他送回暖和的冬眠室,然后在他的周围堆上一团被子。

年轻的法斯总是碎了又拼,拼了又碎,记忆经常被打乱可是作过的梦却从来...

【土银】FREUDE

第一次收到生贺文好开心!谢谢迁迁(。・ω・。)ノ♡
这个梗其实来的挺迷的,因为我当时满脑子都是正负电子(或者说正反物质)湮灭成光子并释放大量能量[捂脸](不要理会我这个学物理的蛇精病哈哈哈哈)
写得好好啊!比一个大大的心🌹🌹🌹

迁辻:

给 @飞云备羽  小姐姐的生贺,以及感谢梗的授权。
背景是661话。来自于一个关于阿尔塔那变异体银时的猜想,像是两个阿尔塔那变异体同归于尽,在产生巨大能量的前提下可以由变异体变为普通人的扯淡设想。

-

土方十四郎听见自己脊骨扭曲错位的声音。

随后有血缓慢地渗进他眼里,混合了咸涩的水汽,而他动弹不得。

彼时他...

【银魂同人】薛定谔的学生(十)

(十)

时间长了不只是银时,连我都会动不动说出来一句这个你们高中会学之类的话。也许真的有人会因为这几句话上了高中甚至读了大学吧,谁知道呢。人得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花在车上的时间很久所以慢慢的零零碎碎的,阿银和我聊了不少过去的事情。说是过去的事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有意义的,无非就是在将要放弃的时候被人拉出了绝望的深渊。突然想起那天他说过的希望那些孩子像自己一样,他所期待的大概是就是,尽自己的所能带给孩子们希望吧。让孩子们像他一样、像我们一样有机会学到更多的东西吧。

不约而同的我们俩似乎都是打定了把这届学生送到毕业的算盘,所以再一次看见我们两个名字写在一个格子里的时候,我是一点点都不惊讶。非...

【银魂同人】薛定谔的学生(九)

(九)
阿银的课一如既往的恶心而好玩,哪怕是刚刚因为处理实验数据而通了宵也总会把课上的神采飞扬:讲呼吸系统时,阿银会给孩子们放不知道在哪里搞来的《○顶之下》;讲循环系统的时候,阿银会叫孩子们掐住手腕,感受动脉血的流动;讲神经系统时,阿银会把我按在凳子上,在我的膝盖上敲敲打打演示膝跳反射;讲消化道为什么是体外时,阿银画了个中空的圆柱体,指着两个开口说,这是嘴、这是肛门,从这里放下去一个东西,就从这边掉出来了。粉笔头轻松落地,一片哄笑当中,阿银又重复了一遍结论:“所以说消化道是体外啊,少年们。”
阿银的课会时不时带出一些蛮有意思的高中知识点,有些阿银会解释清楚,有些阿银则说你们上高中就知道了。有时候我...

【银魂同人】薛定谔的学生(八)

(八)

坂田银时是我见过的最棒的支教老师。在支教团里待了一个多学期,参加了十多次的集体备课,听很多人讲过课,说过课程思路,但是没见过任何一个人把课上得那么好。一切都顺理成章,看不出来准备过的痕迹,书本上的内容和书本外的内容切合的十分紧密,就像他们本来就印在一本书上一样。我不知道阿银是怎么备的课,也不知道他在讲课之前有没有自己画过重点,我就知道,听过他的课印象最深的永远是最重要的内容。大概是天赋吧,我的课和他的没法子比。上学期我总是想,这家伙不讲历史将他自己的主项会怎么样,听过他的生物课之后我觉得,他的话,不管平时如何,这家伙只要站上讲台就会是光芒吧。

“你是他们的薛定谔啊。”一直想说出来的...

【银魂同人】薛定谔的学生(七)

(七)

再回来的时候阿银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好。当然也可能只是我的幻觉,开始上课之后,阿银关上了灯,点开了播放键。我天,他不会真的放小黄片吧,班主任会杀了我们两个的...诶,有点熟悉啊,诶!?好像是两三年前的那个,阿银放的是《子○日记》吗,那个中学时中央九台放了一个暑假的系列纪录片吗?

小鬼们嘴里叫着恶心恶心绝对不看,阿银一遍一遍的嘟囔着都是知识。不一会小鬼们开始看进去了,阿银时不时的解释几句,有些是纪录片里没讲到的,有些是纪录片里讲的不细致的。生命的诞生与子宫日记不得不说是绝配啊,国家地理的英文解说,叠合着阿银时不时加进来的解说听起来真的很顺耳啊。而且超级涨知识的,我自诩是一个生物学的不错的...

【银魂同人】薛定谔的学生(六)

(六)

讲完大一上学期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我一度以为我解放了,再也不用往郊区折腾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临开学的时候我还是把我的时间表发给了负责人师兄。

课表下来之后,我发现我的搭档又是坂田银时......这学期估计又要自己来回了吧。新学期是熟悉一些的的生物课,每次去要上两节的联排课,初中课至少能讲出来东西了,讲述熟悉的理科也会顺利不少吧。除了七年级下册的第一节讲的什么人的出生和青春期啥的有点太过重口之外,一切都很顺心思。总之熬过第一章就好了,万事开头难嘛!

“第一节课阿银要讲啊”

“这么有意思的课阿银可不想错过”

“阿银还想放小黄片呢”

我那“薛定谔的搭档”又发来了消息,这个万年不看...

【银魂同人】薛定谔的学生(五)

(五)

快到地方的的时候阿银塞给我一顶红帽子:“一会要记得带上啊,圣诞老爷爷。”崖村的路很差,基本上是土路,中午日头高前两天刚刚下过的雪化了不少,感觉泥泞的很。转过弯就是团结学校,走在前面的阿银已经把帽子戴好了,背上背着袋子,帽子下沿露出一撮白毛,看着还真是有点像圣诞老人。照着阿银的样子戴好帽子,我看见阿银已经熟练的把手伸进栏杆里打开了铁门。

“您好,师大的志愿者”阿银闪进门,冲门卫招招手,我走进门后他又把门关上闩好。

“你怎么认识这么多小孩子?”还没有开始上课操场上有很多孩子跑来跑去,不少认识银时的都会跟他打招呼,很多都不是自己班的。

“啊,天还暖和的时候,来早了会陪他们打一会球”银...

下一页
©飞云备羽 | Powered by LOFTER